当前位置: 首页 >> 师资队伍 >> 正文

宗宏岗老师简介
     

宗宏岗自述

   宗宏岗,文革末期生于山东,儿时记忆老家墙角上不知哪天开始堆了一堆毛主席像章,大小不一或鲜艳如新或灰暗如旧。那么有年代感的宝物,忽然哪一天茫然四顾,竟然踪迹全无,一个都没有了。

   因长相老成,寡言少语、像城府很深的样子,友人多称“老宗”,也因职业关系,“宗老师”也常常被爱戴学生直呼“宗师”。宗师不敢,老宗笑纳,称呼而已。

   年幼喜乱画一通,无规无则,无法无忌,不规矩也方圆,写生临摹居多,或墙壁直追马恩毛列或庭院画鸡描树或穷日擦磨背面站立女人体或田地勾拾粪老头或灶台前即兴快涂老奶奶添柴拉风箱........乐此不疲,全仗年少。炭笔下的那些老人早已离开这个世界,虽说今天想来那些该是一生中最至纯至刚的涂抹,但年少无心的自己怎么就把 “至纯的他们”丢失在风中,以致现在纸片全无空留追忆。痛定思痛,自从有了“保留”意识后现在任何尺牍都不忍丢弃,弄得满屋杂乱宁肯沉醉其中也不改初心。

   哪曾想因了那时任性的表现看到,满足全村人夸赞的虚荣,为一辈子埋下了祸根,更是没料到后来竟然仰仗儿时的童子功混饭吃,上天眷顾还是惩罚?想来也是唏嘘不已,现实确是贼船上了就不好下来了。

   上了船一时看不到岸,没办法,就姑且摆动船桨吧,心想早晚会有一天划到岸边上岸休息的时候,未曾想,划了近四十年的奖,岸好像总爱和我开玩笑,有时咫尺大多天涯,近些年却愈发模糊,竟然看不到更摸不着了。哎,老宗,劝你一句,干嘛老是找岸边投靠,累了就姑且停下双桨,让船自顾的带你走吧。


Copyright ©2009-2012 集美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All right reserved

Tel: 0592-6180057(行政) 6181211(教学) 6180439(学生)

E-mail:jsjyxy@jmu.edu.cn